【中國能源報】海上風電如何開啟平價化之路
2019年06月13日

  伴隨風電電價新政的出臺,風電平價路線圖更加清晰:陸上風電將于2021年全面進入平價時代。而在陸上風電的示范效應下,海上風電的平價化也不再遙不可及。

  日前在廣東陽江舉辦的2019全球海上風電發展大會上,來自海內外的權威學者、開發商和整機商等產業鏈代表圍繞海上風電如何去補貼、哪些環節有降本空間、如何把握好產業發展節奏等話題展開了熱烈的討論。

  會議同期,國家海上風電裝備質量監督檢驗中心等多家機構簽約落戶陽江。陽江試圖通過打造海上風電產業集群為我國海上風電平價化探路,從而在業內打響“海上風電看陽江”的品牌。

  零補貼或在2025年后實現

  新政“靴子”落地,補貼退坡已成定局。

  “19個月后,國內陸上風電將全面實施平價上網。達到平價上網的過程無比艱辛,但嚴苛的標準也極大地促進了技術革新、產業進步和項目精益管理。同時,海上風電的度電經濟性要求已提上日程,也將逐步降補貼并向平價過渡。這一定會激發一場創新的盛宴,激勵企業抓住機遇。”金風科技董事兼執行副總裁曹志剛在大會上說。

  從時間周期來看,海上風電的平價化進程或比陸上風電平價化進程更快。我國風電產業發展20多年,《可再生能源法》頒布15年后,才實現陸上風電平價上網。而海上風電發展才10年時間就開始向平價上網階段過渡。

  會上,眾多業內人士推測,單純從產業發展規律和海上風電現狀來看,國內海上風電真正實現零補貼要在2025年之后。

  據與會人士透露,歐洲預計到2023年才能實現真正意義上的海上風電零補貼,如果中國能在2025年實現海上風電零補貼,那么與歐洲的平價化進程相比只相差了兩年。考慮到歐洲第一個海上風電場1991年開建,而國內第一個海上風電示范項目2007年才開建,國內海上風電的平價化進程已經足夠快。

  對降電價、去補貼的預期,促使去年底海上風電出現一批“搶核準”項目。據粗略統計,目前已核準鎖定0.85元/度電價、全國已開工的項目裝機超過1000萬千瓦,即將開工的項目裝機預計有4100萬千瓦。若有30%的項目2021年底投運,將對供應鏈形成巨大挑戰。據業內人士透露,目前,全國海上風電每年吊裝能力僅約400萬千瓦,缺口巨大。

  遠景能源高級副總裁田慶軍認為,對于期望鎖定海上0.85元/度的電價而引發的市場搶裝,目前的供應鏈能力不足以支撐這波行情,因搶裝帶來的可靠性問題很可能為產業發展埋下巨大隱患。

  降本空間仍需深度挖掘

  截至2019年3月,我國已并網的海上風電總容量達369萬千瓦,產業規模化發展之勢漸顯。在通往平價化的征程中,海上風電面臨著進一步降成本的迫切任務。

  一位開發商表示,主設備質量直接關系到海上風電項目的投資風險,指導電價下調后,設備可靠性、全生命周期的運維能力對于降低度電成本的作用更加凸顯。

  明陽智慧能源集團股份公司執行總裁兼首席技術官張啟應向記者表示,技術進化是海上風電發展的動力引擎,也是實現海上風電平價化的動力源泉,進化機制猶如自然界的生物進化,通過不斷的“組合”和“迭代”,并適應不同環境,從而驅動海上風電的不斷發展。

  我國海上風電仍處于起步階段,很多海上機型還未經過實際運行業績的長期檢驗,諸多未知成本還未浮出水面,業內擔憂這些因素可能會為降本帶來阻力。

  然而,在張啟應看來,風電產業的基因至關重要。在設計階段植入高效、可靠的產品基因可以實現“一次就做對”,保證海上風機在全生命周期的穩健運行。“在技術創新加速、產品迭代加速的新環境下,傳統的技術進化路徑已經無法適應市場需要,而從技術的源頭選擇好的基因可以實現事半功倍。”

  有“海上風電之父”之稱的丹麥Stiesdal A/S 公司 CEO  Henrik Stiesdal 曾于1991年領導建設了世界上第一個海上風電場——丹麥 Vindeby 海上風電項目。他表示,以歐洲的經驗來看,進一步的降成本來自于更大型化的機組和更加成熟的配套產業鏈。

  不過,在國內特定的海上資源條件下,是否可以通過機組的大型化實現更大程度的降本卻頗有爭議。

  田慶軍認為,海上風機功率的大小是由供應鏈成熟度和風資源特點決定的,而不是只做設計理念的海上大功率風機。盡管我國在緊追甚至趕超全球海上風電發展步伐,但供應鏈短期難有大的改觀,無論是大風機開發還是下海安裝都需要理性前行、靈活應對,安全可靠仍是當下海上風電發展的主題。

  曹志剛則表示,在海上風電平價化進程中,需要創新的效果“兩頭甜”:既要提高性能又要降低成本,這將對安全設計邊界的把握形成巨大挑戰,成敗有時就是“一線之隔”。

  “歐洲海上風電發展過程中犯過的錯誤是前車之鑒,我們沒有必要再花同樣的錢踩同樣的坑。” 上海電氣風電集團副總裁繆駿同時強調,“中國風資源區特點非常多樣化,無論是風速帶還是海況地質條件,都具備中國特色,歐洲先進的機型并一定適合中國市場。”

  正如海上風電發展不能照搬陸上風電的模式一樣,海上風電降本路徑也與陸上風電不完全一致。

  金風科技總工程師兼海上業務單元總經理翟恩地認為,在海上風電領域,風機所占成本比重比陸上風電有明顯下降。因此,更大降本空間來自于海洋工程和運維環節。“海上風電不同于陸上風電,我們必須從海洋工程的視角來重新審視它,從而進一步挖掘降本潛力。”

  更需整個成熟產業鏈的配合

  海上風電的降成本和平價化,不僅需要開發商和整機商的努力,更需要整個成熟產業鏈的配合。在打造產業鏈,發展產業集群方面,地方政府大有可為。

  丹麥的埃斯比約港是歐洲海上風電的第一港,港口內聚集了裝備制造、投資開發、施工總包、運行維護、物流運輸、設計、工程咨詢、檢測認證等200多家企業入駐。廣東陽江正在對標丹麥埃斯比約港,借鑒其發展的先進經驗,充分發揮陽江港國家一類對外開放口岸和深水良港優勢,力爭到 2030 年形成面向世界的融合制造、安裝和運維一體化的海上風電裝備出運母港。

  作為廣東省唯一的海上風電全產業鏈基地,陽江目前已接納風電裝備制造企業 17 家,總投資近 200 億元,年產值超 300 億元,產業集聚效應和規模效應明顯。預計到 2030 年,風電裝備制造產業年產值將達到1300 億元。

  據陽江市市長溫湛濱透露,廣東省規劃海上風電總量達 6685 萬千瓦,是全國海上風電規劃裝機容量最大的省份之一。陽江市規劃 1000萬千瓦海上風電裝機容量,已于去年底全部核準,占廣東省核準總數近1/3,預計到 2025 年將全部建成投產。廣東省還支持陽江新增規劃 1000 萬千瓦海上風電裝機容量,屆時陽江市海上風電裝機總容量將達2000 萬千瓦,占廣東省總裝機容量近1/3。

  隨著海上風電裝備質量監督檢驗中心、海上風電技術創新中心等一批機構的落地,陽江“一港四中心”的海上風電全生命周期生態體系雛形初現。陽江也將為我國海上風電的平價化進程率先探路,在依托產業集群推動行業降成本方面積累先行經驗。

  隨著中國海上風電的快馬揚鞭,全球海上風電累計裝機規模預計到2030年將達到300吉瓦。

  基于此,會議期間,通過并發布的《全球海上風電發展大會陽江宣言》倡議,旨在加強全球合作,加強技術創新,建立公平、開放的市場,加強人才培養和鼓勵人才流動,構建嚴格的安全健康保障體系,推動海上風電與其他海洋產業的融合發展。

北京快三基本走势一定牛手机版
三峽新能源官方微信